您的位置 首頁 國內

香港立法會議員竟稱:我不認為“支那”是侮辱中國人

12日,在香港立法會新一屆議員宣誓入職的儀式上,兩名來自香港“本土派”的年輕議員身批寫有“HONG KONG IS NOT CHINA”(香港不是中國)的藍色橫幅宣誓,其中一個名叫…

12日,在香港立法會新一屆議員宣誓入職的儀式上,兩名來自香港“本土派”的年輕議員身批寫有“HONG KONG IS NOT CHINA”(香港不是中國)的藍色橫幅宣誓,其中一個名叫梁頌恒的人還在宣誓時故意把中國讀成“支那”,他們的宣誓因此被判無效。據香港媒體13日報道,梁頌恒在接受采訪時說,他不認為“支那”是侮辱中國人,只是口音問題。而“HONG KONG IS NOT CHINA”這句話就像“蘋果不是橙”一樣,只是陳述事實。

港媒報道稱,在12日的宣誓入職儀式現場,梁頌恒的“同黨”游蕙禎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英文全稱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用臟話念成了“Peoples Re-fu*king of 支那”。

梁君彥重申,屆時會按法例裁決是否接納宣誓,宣誓是很莊嚴和簡單的,希望他們全力合作,然后才能正式履行議員的工作。但他也直言,不能預測他們會做什么。

梁頌恒事后接受港媒采訪時稱,他不認為宣誓時將China 讀成“支那”是侮辱中國人 ,“支那”可解讀為不同含義,當年孫中山在海外游說時也有說過,現時有南歐人的口音亦是如此。他認為大家應該從一組誓詞去看,判斷是針對人,國家抑或政權。

至于宣誓時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披肩一事,他解釋說就像“蘋果不是橙”一樣,只是事實陳述,不知道秘書長陳維安為何質疑他是否理解誓詞內容。

梁頌恒表示,他也不能確定自己在下周再次宣誓時是否能正確發出“China”的讀音,也不確定是否再用英文宣誓,可能會轉用其他語言。

對于梁頌恒“‘支那’不是侮辱中國人”的說法,絕大部分內地網友普遍認為這是敢做不敢當的狡辯之詞。

據了解,“支那”一詞最早是古印度對中國的稱呼,在唐宋時已被音譯成中文,也作脂那、至那、震旦、振旦、真丹等。

古印度兩大史詩《摩訶婆羅多》和《羅摩衍那》都曾以“cina”來指稱中國。后來,西方各國流行的對中國的稱謂“China”,實由此演化而來。

1713年,日本政治家新井白石作《采覽異言》一書,在該書中,他將西方國家關于“China”的讀音,標以片假名(チィナ),并在左下角附以“支那”兩個小號字。此舉成為日本地圖史上以“支那”標稱中國的開端。

雖然在唐宋時期,“支那”一詞已經在中國出現,但此后它主要局限于佛教典籍中,并不曾廣泛流行開來。中國人普遍以“支那”一詞來稱呼本國是從戊戌時期的梁啟超等人開始的。而他們顯然是受到了日語的直接影響,梁啟超還曾使用過一個“支那少年”的筆名。

1823年,日本著名軍國主義分子佐藤信淵著《宇內混同秘策》,書中稱中國為“支那”,強調中國懦弱卑下,表達了對中國的輕蔑態度和一種極為瘋狂的征服野心。1888年,這本書被大量出版發行,成為日本侵華的輿論工具,日本陸軍部還規定此書為全國陸軍將士的必讀書。

馬關條約簽訂后,日本全島開始歧視華人,“支那”一詞也成為日本人稱謂中國的普遍用語,并從此帶上了勝者對于敗者的輕侮的情感和心理。

此后,中國從民間到官方開始了長期的抵制“支那”稱呼的行為,但這一問題直到日本二戰失敗才有了根本解決的可能。

1946年6月,中國以戰勝國的身份派代表團到日本,用“命令”的方式通知日本外務省,今后不許日本再用“支那”一詞稱中國。同年6月6日和7月3日,日本外部和文部分別向日本各大報刊、出版社和大學,發出避免使用“支那”的正式文件,規定:“今后不必細問根由,一律不得使用該國(指中國)所憎惡之名稱”。

本文來自網絡,不代表平泉公益新聞網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ugncme.tw/guonei/133804/

作者: maiqi

為您推薦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在線咨詢: QQ交談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關注微博
返回頂部
北京pk10下注模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