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文學

張火丁新版《梁祝》被指“不屬古典文學范疇”

4月26日的長安大戲院、5月5日的北大百年講堂、6月18日的中國戲曲學院大劇場,三場《梁祝》讓“張火丁是這個時代最具票房號召力的京劇演員”一說實至名歸。但戲迷的山呼海嘯,輿論的鋪天…

4月26日的長安大戲院、5月5日的北大百年講堂、6月18日的中國戲曲學院大劇場,三場《梁祝》讓“張火丁是這個時代最具票房號召力的京劇演員”一說實至名歸。但戲迷的山呼海嘯,輿論的鋪天蓋地沒有讓這出戲的出品方中國戲曲學院亂花迷眼,昨天,學院在一片掌聲中冷靜下來,各相關院系系主任齊聚一堂,為這出正行走在通往“院戲”道路的作品把脈會診,而張火丁本人也在現場專注聆聽每一個意見,哪怕觀點犀利,甚至“不講情面”。

導演系主任冉常建表示:“《梁祝》在劇本改編、戲劇節奏、人物情感的體驗上都有提升空間。比如《樓臺會》一段,因為節奏和情感色彩的單一,容易造成觀眾的不滿足。英臺應在壓抑中吐露實情,山伯也經歷了從喜到悲的情感過山車,現在的處理顯然太過簡單。而梁山伯的死也太過草率,大段的鋪陳過后節奏本需要緩下來,缺少了梁山伯的一段內心抒發。”而表演系主任王紹軍也認同此觀點:“《梁祝》的成功是張火丁個人的成功,并非整出戲已經盡善盡美,劇中仍存在乏善可陳之處。比如正在承受巨大心理壓抑的英臺,聽說山伯來了之后的一段‘背身戲’,還有待挖掘。當年周信芳為演好‘背身戲’,甚至去看好萊塢電影。之后山伯和英臺的戲,其實與《雷雨》中周萍和繁漪的對話頗為近似,在壓抑內心、不能酣暢言說時,就要用到所謂‘高聲低語’的技巧。”

此外,王紹軍還對劇中一邊倒的戲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不能因為這出戲是火丁的主場,就忽略山伯。雖然我看到很多戲迷對山伯的飾演者賈勁松的評價是,含蓄有分寸,不搶戲,這當然是他藝德的體現,但其實兩個人的對手戲是水漲船高的關系,而非水落石出,這也就是為什么當年馬連良先生專找好角配戲。而在《梁祝》中,梁山伯不光是憨厚,還有灑脫、文采飛揚的一面,但現在給人的感覺是梁山伯本身不夠有魅力。”科研與研究生工作處處長張堯稱:“造成這樣的原因是書館一場戲對于梁山伯自身形象的塑造不夠有競爭力,按現在的話說,一旦碰到個高富帥,祝英臺變心也順理成章。”戲文系主任謝柏梁更是用一句話概括了梁山伯戲份不足帶來的缺憾:“梁、祝為什么要好,是因為有共同的審美情趣,但前情不夠,就會給人后情難續之感。”

而對于劇中結合了傳統戲與現代元素的舞臺,舞美系主任曹林則認為:“舞臺上的門簾等裝飾,要么就回到純手繡,華麗得讓人震驚,要么就把LED做到極致,現在是兩邊不靠。”他同時認為:“《梁祝》不應視作純創作,我們應思考其對教學的影響是什么,是否可以據此改善教學體系。以往國戲同中戲、上戲相比,教學風格不夠突出,《梁祝》或許可以帶動國戲風格的建立。”而戲文系主任謝柏梁深感國戲缺席中國京劇節、昆劇節甚至中國藝術節太久了,“這說明國戲在新劇目的鍛造上已現危機,這十幾年,除了《杜十娘》外,國戲已經到了沒有戲而羞于參賽的地步,更不要說出現當年《白蛇傳》那樣的‘校戲’。《梁祝》雖然具備這樣的基礎,但劇中唱詞還存在較大問題,既不是京劇的范兒,也不太屬于古典文學的范疇,不夠通順,也不夠雅潔,詞句的鍛造上還需斟酌。”

http://xzh.i3geek.com
本文來自網絡,不代表平泉公益新聞網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ugncme.tw/wenxue/95861/

作者: maiqi

為您推薦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在線咨詢: QQ交談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關注微博
返回頂部
北京pk10下注模拟器